位置:私彩网站代理 > 曝光 >

探看沈玮眼中的昶洧:底气齐备才不怕见光死曝光度怎么读

| 发布者:admin

  随着“昶洧”(读音chǎng wěi,英文名“thunder power”)方面在各部分媒体的曝光度越来越高,这一以生僻汉字名称、独特“水波涟漪”Logo以及另类“禅意造车”理念等一切内容所指代的“神秘”品牌背后的“缔造者”,终于在其同拜腾方面的“大屏幕专利权之争”还尚未有完全的定论之时,选择走上对外界更加开诚布公的“前台”……

  ▲昶洧品牌一行人2015年在法兰克福车展上的亮相(右二为昶洧集团董事长及昶洧汽车创始人沈玮)

  在汽车圈里,“老当益壮”的暮年创业者本来就不胜枚举,仍坚持在第一线的、耕耘了一辈子的各类专家学者也不在少数。但像沈玮这样,在将至“从心所欲”阶段的年纪,却仍能有壮志雄心,甘愿成为从与汽车相关的上下游产业链中,横跨一步进来的“新玩家”,或许如此做派还真的屈指可数。

  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谈,沈玮的“昶洧”是有些不一样的。至少,和那帮“心急火燎”的年轻人们风风火火闯出来的“造车新势力”品牌的调性,是不太一致的。或者说,其间有着刻意强调而为之的“区别”。

  为了确保对于“昶洧”调性的理解不出现偏差,所以还需要在开头再次强调一遍的是,该品牌的归属,其实同以往外界所认定的“理应是中国台湾省品牌”的说法大相径庭,其真正的准确定性应该是中国香港的一家新创电动汽车生产企业。

  同时以往外界所误认的,昶洧方面只是“将外包到欧洲的零部件带回国内组装成相关产品,然后再出口到美国等地”的传言,也同样被当前出现在国内江西赣州以及重庆铜梁区的相关生产厂址给切实地驳斥了。

  因而归根结底,昶洧的目标和那些“造车新势力”们其实又有些相仿,都是想趁新能源汽车的迅猛势头借着新时代发展的良机,继而在被“传统成熟势力”们占据的差不多的国内市场里“搅动风云”。

  “昶洧”,按照相关字典及辞书,“昶”指“白昼时间长”,也可以指“舒畅,畅通”;而“洧”理解起来就相对更有些困难了,因为作为一个当前汉语口语及书面语都鲜有用到的生僻字,它的意思也只能在一些古书中查到,抛开河南地名的义项后其具体含义表述为:形声,从水,从有,有亦声,“有”为“以手持肉”之形,意为“肉食”,而当“水”与“有”联合起来,则可表示“多鱼肉之水”……

  光是看完这些解释,或许就足以让一些人头大,但在信奉禅道的美籍华裔沈玮看来,其实很好理解:“‘昶’字,日长也,表示永远的太阳;‘洧’字有水,水也是能发电的东西。当太阳能和水凑在一起,就表达出了我们想做清洁能源的想法。可能因为是生僻字,它们看起来很简单,大家却又读不对,于是这就提起了大家对‘昶洧’的好奇心,对吧?”

  从这一点来看,在引起话题及关注度的想法上,沈玮确实很会吊人胃口,而如果要上升到一定的表层高度来看,能把造车与传统文化如此结合起来的汽车品牌,目前国内确实罕见。并非是诸君不想,而是说,二者确实无甚直接的关联。由此,在一众简单粗暴的新品牌里,沈玮用“打造清洁能源”的深谋连缀起汽车与文化,也算是一个有点意味的“创举”了。

  如果就着生产“清洁能源”产品这一长远目标的视角来看,或许造车其实只是沈玮内心深处撬动“宏伟事业”的一个杠杆。但其实当前外界更为关注的是,这根“杠杆”到底结不结实。

  的确,真正见识过昶洧新车“庐山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可能相对资深些的媒体,或许会在以往的诸如法兰克福等一些国际化知名车展上与昶洧汽车的产品有过一面之缘,但本质而言,大抵也都是匆匆一瞥。

  人们内心深处的疑惑是显而易见的,明明是前所未闻的生僻品牌,明明没见到量产车,明明没在国内占据一定的声量和宣发,但现在就好像突然从“水波涟漪”中窜出来这么一辆车来似得,不知道从何时起从哪里就又多了这么一家代表国内“新造车大势”的品牌。以至于此前竟有人颇为怀疑,昶洧参展的那两辆车,到底是空壳还是真车。

  面对一些质疑,此前的昶洧方面选择了沉默不语,而按照现今其摆出的姿态来看,其实他们对那些喧嚣之声是完全不屑一顾的。

  但行至今日,似乎禅性加身的“昶洧人”们觉得时机恰到好处了,也就将其最原初的车型数据以及相关技术应用一股脑展现在了世人面前。

  按照昶洧方面的透露,依托于曾经在国际性车展上亮相的概念车风格,昶洧方面的首款量产车型定位于“豪华电动轿车”,续航里程可达到650km,最高速度可达250km/h,百公里加速需3.2s,而其最能让沈玮引以为荣且津津乐道的亮点就在于,这款车能体现出昶洧团队在三电系统,轻量化、尖端模块化的底盘技术,以及外型设计等方面的综合实力。

  “产品研发我们不打人海战术,要做精品出来,我们就要找最高精尖的人才。”在先后于基金管理行业、房地产、酒店以及电讯行业摸爬滚打多年后,60多岁的沈玮对于造电动汽车所需团队的摸索出的认知或许就是如此。

  而就是因为坚定地相信自家产品的实力,所以在此前的相关报道中,外界在得知了入门版昶洧车型的预计售价为49万元人民币以后,不由自主都会想起它到底能比彼时的宝马5系(预售价45万)等车型好在哪儿。

  从商业角度,沈玮看好中国电动车市场的长足潜力,从社会角度入手,他认为电动汽车对推动中国工业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且能显著改善中国的环境,由此,其目标与行动的轨迹就经由昶洧的新车产生了交融。尽管多数外界人并不能完全看清昶洧的未来,但沈玮坚定地说,他是怀抱着热忱进入中国电动车市场的。

  就在上月月末(10月19日),昶洧集团获得了比利时主权基金SOGEPA方面的投资,伴随着这一消息曝光的,还有昶洧为欧洲市场量身定做的一款小型纯电动汽车。

  在最初设定的豪华量产车型还尚未有过任何上路测试曝光的情况下,第二款电动小车就这样“横空出世”,尽管规划未来也将会在国内上市的后者相较于前者更具备市场针对性,但这或也让昶洧的“新车”变得宽泛而迷糊。到底是双车齐发,还是各有侧重,这些都还是沈玮尚未细致交代的“主旨内容”。

  对于“快”与“慢”的比较,在今年广州车展期间,国内“造车新势力”中早已被贴上“敢放豪言”标签的品牌创始人何小鹏认为,“快就是慢,慢就是快。”

  尽管品牌发布已经算是很早了,但“昶洧”对于外界而言依旧陌生,依旧沉寂,依旧没能对外更快地亮出其新车产品。

  那么,如火如荼的国内新能源电动汽车市场真的能耐心等候这样一个“尊崇禅道”且“佛系自然”的品牌么?沈玮的理解是,可以。

  (传说在昶洧之前的淳绅股份有限公司曾面临亏损困境,而领头羊沈玮也有过凭借在台北从事餐饮业而“扭亏为盈”的传奇经历,而今想来,跨行业经验或许也是不可多得的人生阅历……)

  “好的东西永远不过时。”在他看来,当今餐饮业的发展已经进入到竞争异常激烈的阶段,但还是不断有新的餐厅冒出来,也会有旧的餐厅倒闭,但在这过程中,唯独不变的就是客户对于好产品的追求。

  所以,他选择静默多年,可能就是要用“正向研发”的方式打造出“能实现两万转的马达”,技术团队分跨欧洲、上海及台北,就是要分别在外型供应链、自动化设计以及三电系统智能驾驶等方面都实现最高效优势资源利用的“因地制宜”。

  顺着其表述的上述思路,沈玮自然地向外界阐述出了能赢得江西赣州以及重庆铜梁乃至比利时等多方面的认可的原因,而借着话题他也明确向外界表示,昶洧不会向外界“伸手要钱”。

  当然,现在昶洧确实不需要融资,因为它用着地区政府的钱。沈玮觉得这也是政府方面传达出“希望其能作出优秀产品”的一种信号,而或许要不辜负这种期待,至少在当前沈玮以“自断财路”的方式来宣告其对于“不因资金而妥协低头”的坚决态度。

  当然,或许“做的慢”主要还是因为,沈玮担心在尚无万全准备的时候匆忙上市,会导致“见光死”:“最怕发生这一点。消费者买了产品以后,开始陆陆续续出毛病,使用了一个月就会还给你,那你在这个领域就会抬不起头来。能拿回去开开心心,完全没有问题的,才叫‘好车’。我坚信优秀的产品一定有市场,这便是最基本的理念。”

  而昶洧核心高管团队的思路也与沈玮的步调高度一致,在昶洧集团市场总监陈明炜眼里,现今国内汽车市场中的产品无非以下几种类型:低价位,低性能;中价位,中低性能;非常高价位,高性能的进口车。

  重点在于,他认为“在这个市场上并没有看到有人造出来优秀的产品”,由此,砥砺多年的昶洧才制定了“两步同走的规划”,大抵就是既要造出中高价位,高性能的豪华轿车;也要打造低价位且高性能的小型车。所以陈明炜一直坚持的理念就是,昶洧不喜欢对比其他产品,当消费者坐上车以后,斯时的切身感受才最重要。

  单看“昶洧人”的表态,其实也不乏惊人之语,当然这些惊人之语和其他国内的“造车新势力”品牌在调性有些许细小的不同。

  因为后者往往让人察觉到以圈外人看汽车行业的姿态,并常给人“缺乏尊重,妄谈颠覆”的傲气感觉。但多数内心想法或许都觉得,这是因为“知之甚少”而来的狂傲。

  昶洧的人们也很“傲”,敢在多年前就放出同宝马5系一较高下的预售价,敢在多年后仍没大动静却仍坚持“没看到其他优秀的产品被造出来”的观点,敢在看似迟到的情景下人怀有“后来居上”的野心,这些都是旁人所难企及的姿态。

  但不同之处似乎就体现在这些,昶洧不像“造车新势力”们动辄就提出基于互联网新思路的什么理念、规划以及口号云云,反而更习惯了用基于传统制造业的想法去考量“慢动作”的意义,以至于或许能给人以“真人不露相”的第一感觉。

  “每个餐馆,菜系不同,各有特色,不能一概而论。所以也不能单纯地来说,你和宝马哪个好,这是我个人不认同的竞争模式,不要做单一产品技术点的比较,我认为真正的优秀产品的核心内容,就是像苹果那样创造一个自己的生态环境。” 有着博士学历的昶洧集团行政副总裁旭东,在三年后再提与宝马品牌的对标,更对双方“此消彼长”的更迭进化而由衷感叹。

  因为在“智能化”概念日趋普泛化的今天,谁都不好下定义到底什么样的汽车才是完完全全的“智能汽车”,所以在这个摸索阶段,大家就都公认了中控大屏幕或许是最直接的体现。

  而要表现出屏幕之“大”,就难免会在长度宽度高度形状等方面的设计上产生交集,这个时候,就孕育出了昶洧同拜腾方面的“大屏幕之争”。而回溯近些年来,似乎鲜有用屏幕来做文章的专利侵权案。

  所以思来想去,昶洧方面在乎的其实本就不是“大屏”这个外在表现,而是其最根本的核心竞争力——专利。

  据不完全统计,昶洧方面在全球范围内得到认证的专利多达600余项(由于涉及其品牌核心实力,故长久以来外界也无从考证是否这一数字都能得到一一对应),而据称单是在电池管理系统的产品应用方面,就足足有30多项。

  而如果单独的大屏幕也算是其专利的话,那么想来也就能明白,这在电池管理系统上的专利或许也会表现得非常细致。

  由此,一切就都能说通了,尽管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区地区法院似乎表示出了类似于驳回的态度,但昶洧方面对外公开时还会表示,他们即将赢得这场诉讼。

  确实,如果“专利”就是一个新创品牌的“命根子”的话,无论是谁,无论它有多细致,都得去拼上全力去争明分辨。

  因为有了这些专利,昶洧才有了十足的“底气”,才能引来江西赣州、重庆铜梁以及比利时主权基金的青睐,才能没有顾虑地表述出真实的想法,才能不惧外界非议而“精耕细作”。

  同时基于这些“专利”,在未来将会量产的豪华电动轿车以及纯电动小车,也才有了进军国内外市场以及连同其他网约车公司打造共享产品的,“底气”(此处单指纯电动小车)……

  前文提过,能在现在这个崇尚以西方科学为基础的现代科技的大时代,独树一帜且异常鲜明地用传统文化做造车理念文本主体噱头的新创电动汽车品牌,确实只有“昶洧”一家。

  当了解了沈玮其人,以及昶洧其品牌、团队、产品之后,可能不同的人还都会有不同的理解,归为“初生牛犊不怕虎”者有之,归为“后来而稳重者”有之,归为“只凭情怀造车”者有之……

  而对于未来,到底这个特立独行的品牌,能靠其“至上的宝藏”——专利,走到哪里,走多远,只有时势才会透露出端倪,只有历史才能记录下痕迹。

  起于名字,雾里看花;感于“情怀”,遂始探寻;惊于豪言,窥其本源;知于纷争,得观全貌……一条线串下来,神秘莫测的“昶洧”再再不像以往那样如悬空之高日不可望及,反而像沁心之流水潺潺在耳。

  外界其实也是向来不会在最一开始就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别人的努力和情怀,只是遍观历史,往往喊声太大以至于“嘈杂”而无功者,确实还不在少数,他们大抵会在不经意间徒然耗费了外界的期待,最后裹挟着些许失意“石沉大海”。

  当然,这些本都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所以出于对“暮年奋斗者”最诚挚的敬意,其实所有人都应该由衷地祝福沈玮和他创办了7年的新品牌“昶洧”,能一直像现在这样沉稳而笃定地走下去。而且我们也更希望凭借那些“细致的专利”,他们真的能融汇出一幅依托于祖国传统文化而来的,“新时代汽车工业品画卷”。

  历史也好,发展进程也罢,传承多年的“巨兽级”大品牌也好,刚如“新笋”初生的小品牌也罢,其实大抵都是有着相似的经历的,而成与不成,往往就取决于某些关键时刻的历史转身。

  在本次昶洧方面面向外界公开接受采访的最后一段时间里,还有一小段相对意味深长的简短对话,当有媒体问到沈玮今后昶洧在未来一段时间之内,立足销量来说,在中国会占多少数量时,沈玮只回答了一句话。而笔者脑补了下这句话背后的内心场景,或许有激动,有期待,也有踌躇,更还会未来看起来或许会有些复杂的感觉: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2 我喜欢